宁夏11选5开奖查询|宁夏11选5近200期走势图
第三屆南路革命學術研討會——紀念粵桂邊縱隊成立70周年征稿啟事 中共廣東省委黨史研究室“小金庫”專項治理監督舉報電話:020-28865057
當前位置:學習教育>口述歷史
“父親40多年從事宣傳工作,終生不悔”
時間:2018-06-01 來源: 作者:

——陳越平女兒陳芳芳訪問記

2015年是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中共廣東省委原常委、省委宣傳部原部長陳越平同志誕辰100周年。《紅廣角》雜志專訪組采訪了陳越平同志的大女兒陳芳芳,聽她講述了陳老一生的革命夢想,特別是他40多年從事宣傳文教工作的酸、甜、苦、辣,他在撥亂反正時期、改革開放初期為宣傳黨的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作出的重要貢獻。

勤思好學,為從事宣傳工作奠定堅實基礎

陳越平1914年9月生于香港,是東莞市南城區篁村袁屋邊人,曾用名陳成昌、陳至立。他從小聰明好學,在香港念私塾期間,很快就背完了四書五經,先生看出他是棟梁之才,應接受更好的教育,無奈地對他說:“為不耽誤你的前程,你轉學吧。”母親遂把他送回東莞,進入縣立第一小學五年級就讀,他還沒畢業即以同等學力考入東莞縣立中學。1932年初中畢業,他代表東莞中學參加全省會考,獲全省第一名,由當時省教育廳長頒發了一枚銀質獎牌,上書“褎然居首”四個大字,并刻著“獎給全省會考第一名陳成昌”,在東莞中學和親友中引起轟動。初中畢業后,他報考了廣雅中學、中山大學高中部、廣東工專等,并被幾所學校同時錄取,最后就讀中大高中部。1935年,他考入上海暨南大學物理系,由于進行學生愛國運動被開除,不得以于1936年考入北平大學法商學院經濟系。完整的教育、良好的學習成績為他打下堅實的理論功底和文字功底。

陳越平不僅學習成績優異,還較早從事革命活動,為追求真理曾三次被學校開除。“九一八”事變日本侵華,激發了人們的抗日救國情懷,陳越平思想上受到啟蒙,開始在東莞中學舉辦的油印刊物上發表愛國詩文,參加抗日宣傳、募捐活動。在中大高中部讀書時,因為參加進步學生運動被勒令退學。暨南大學讀書期間,在上海參加了“一二九”學生抗日救亡運動:在曹家渡沖警察局營救被捕的宣傳隊同學,參加南京路集會游行示威、北站臥軌、蘇州宣傳、南京請愿等,接受馬列主義的啟蒙教育,主張抗日反蔣,被學校開除。在北平大學,繼續參加北平學聯和“民先”(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組織領導的各種抗日救亡愛國學生運動。當時,北平大學法商學院的著名教授李達、許德珩等在課堂上公開講解馬列主義原著,陳越平比較系統地學習了馬列主義,立志革命救國。“七七”事變后,流亡到山東、河南等地開展抗日救亡宣傳活動。1938年底到西北聯大復學,擔任西北聯大“民先”總隊部的領導工作,于1939年10月入黨。1941年畢業前夕,被反動當局列入黑名單,險些被捕,不得不離開校園。直到1985年,才拿到了被扣押40多年的西北大學畢業證書。

1941年陳越平和妻子吳剛一起進入陜甘寧邊區,1943年通過敵人的封鎖線來到革命圣地延安。在延安,參加了延安整風和大生產運動,親耳聆聽毛澤東《論聯合政府》《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認真學習《矛盾論》《實踐論》等辯證唯物主義方法論和革命根據地的許多進步書刊。延安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精神與實事求是的作風影響了他們一輩子。陳越平晚年時,住所里用的家具仍然是20世紀50年代的舊家具。

陳越平一貫注重理論學習,1978年擔任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后,更加自覺學習鉆研黨的宣傳理論和方針政策。1980年至1981年在中央黨校學習期間,他讀了大量理論書籍,結合實際,寫下了幾萬字頗有見地的學習筆記。在生命的最后幾天里,他還對從事了40多年的宣傳工作念念不忘,不停地念叨如何搞好宣傳工作,提出了許多很好的意見和建議:一會兒說“宣傳工作要因地制宜,特區與發達地區、落后地區各不一樣”;一會兒又說“做宣傳工作要掌握度,過頭不行,不主動去做也不行。”還說“要注意總結特區和先進地區的經驗,抓好典型,舉一反三”等等。

實事求是,為廣東解放思想、率先改革開放鼓與呼

陳越平先后在冀魯豫邊區黨委宣傳部、平原省委宣傳部、華南分局宣傳部、廣州市委宣傳部和廣東省委宣傳部等宣傳部門工作幾十年。宣傳部主管思想意識形態工作,難度很大。新中國成立后,不斷受到極“左”思潮干擾,風向變幻莫測,“文革”期間,黨的宣傳工作受到極大的破壞,陳越平也不免處于尷尬地位,甚至也挨批挨斗,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文革”結束以后,陳越平以高昂、嶄新的精神面貌出現,遵循黨的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大膽投入新時期的工作。他在一次省宣傳工作會議上坦率地說了心里話:“我干了四十多年宣傳、理論工作,其中的酸、甜、苦、辣,可以說都嘗試過。我深深熱愛這個工作,可以說至今不悔。”

1978年5月,《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文章發表,全國性的真理標準問題大討論由此展開。陳越平曾在延安中央黨校工作,“實事求是”四個大字不僅書寫在中央黨校禮堂的墻壁上,更是深深銘刻在他心中。陳越平結合自己幾十年的工作和感受,從內心擁護實踐標準觀點,積極參與這一解放思想的大討論。廣東省委在真理標準大討論中,旗幟鮮明地站在全國各省的前列,陳越平領導的省委宣傳部責無旁貸地擔起這一重任。在形勢還不是十分明朗的情況下,陳越平7月19日在廣東省委黨校講話時,已經指出有些同志質疑“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是完全站不住腳的,旗幟鮮明地支持實踐標準觀點。9月上旬,陳越平參加了習仲勛主持召開的廣東省委常委關于真理標準問題的學習討論會。這次會議之后,陳越平隨即領導省委宣傳部召開理論學習座談會,對全省開展真理標準問題的討論作了部署。10月,廣東省社會科學聯合會、省委黨校先后召開真理標準問題討論會。接著,全省對真理標準問題的討論,逐步由理論界擴大到地、市、縣領導機關中。

中央工作會議和十一屆三中全會結束以后,廣東立即于1979年1月召開了省委四屆二次常委(擴大)會議,貫徹中央工作會議和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決定省委常委除留少數人在機關主持日常工作外,其余常委在1979年2月份統統下去,傳達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就地開展調查,研究和思考如何實現工作重心的轉移。陳越平來到梅州的興寧、梅縣、蕉嶺等地,深入基層,與公社、生產干部座談,了解情況,傳達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

1979年,省委部署許多地方還要開展真理標準問題補課活動,同時宣傳貫徹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省委宣傳部在真理標準問題討論很充分的中山縣召開現場會議,推廣中山縣在基層廣泛開展真理標準問題討論的經驗。陳越平1979年8月在中山召開的全省縣委宣傳部長會議上發表了《肅清極左路線的流毒,堅持實事求是思想路線》的講話。他還大膽支持改革開放萌生的新鮮事物,在各地對承包責任制議論紛紛、各執一詞的時候,他支持高要縣在魚塘上搞承包責任制的舉措,著意安排高要縣的代表在這次大會上發言,介紹當地包產到戶、發展生產的做法,對解放思想起了啟示作用。會后根據中山現場會議反映的情況,又派出幾個工作組到佛山地區、湛江地區、韶關地區等地調查了解情況。9月,在全省地市委書記會議上他再次發表了《緊密聯系實際,深入開展“真理標準”討論》的講話,對廣東省干部解放思想、端正思想路線、消除“四人幫”極“左”路線流毒和影響,起到十分積極的作用。

聞名全省乃至全國內外的“李一哲”大字報和反革命集團案,是一起錯案,習仲勛親自領導了這一案件的平反工作。在通報這一案件的平反時,陳越平結合自己的工作,誠懇地做了自我批評,顯示出共產黨員位無私無畏、胸懷坦蕩、堅持實事求是的好品質。

結合自己多年從事宣傳工作的經歷,陳越平曾深有感觸地說:“四十多年宣傳工作的實踐證明:正確執行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宣傳工作的成績就比較大,反之宣傳工作就困難重重,甚至迷失方向,走到邪路上去。”

春風化雨,為廣東宣傳文教工作改革創新貢獻力量

陳越平在宣傳部門工作十幾年,還在廣東省文聯、省文教委、省委黨校、省社科院、省社科聯、南方日報社、華南人民出版社等文化教育部門擔任過重要職務,對思想文化建設出謀劃策、竭盡全力。粉碎“四人幫”后,尤其是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他深入實際研究探討宣傳文教工作的新形勢、新特點,在解決諸如消除“左”的錯誤思想影響、落實各項政策、平反冤假錯案等歷史遺留問題過程中,做了大量扎實細致有效的工作,為廣東宣傳思想戰線的全面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為推動廣東的改革開放和兩個文明建設做出了重要貢獻。

從20世紀50年代起,在陶鑄的領導下,陳越平就非常重視知識、重視人才。紅線女從香港返回內地后曾多次與其交往,記得陳越平經常到粵劇院與演員們座談,從全國局勢、廣東情況一直談到中央對粵劇的指示,他反復強調:“到了人民當家作主的今天,光是知道站在臺上唱戲是不行的,還要有‘為人民服務’的意識。”陳越平離世后,紅線女親筆撰寫悼文,并飽含深情地向《廣州日報》、《羊城晚報》講述自己與陳越平交往的往事。1962年夏,陶鑄指示為學術界的專家、學者創設一個良好的科研環境。陳越平用心去落實,找定沙面的勝利賓館,讓賓館安排30個床位和兩間會議室,免費提供給專家學者使用,學術界的專家學者們都很滿意。“文革”后恢復社科聯和各個學會活動,陳越平又在當時的全國第一高樓白云賓館騰出幾間房作為學術界的活動場所。

“文革”結束后,在這一場浩劫之后,如何突破這種極度不正常的文化氛圍、開創出全新局面,是全國文藝工作者都面臨的一個難題。1977年9月,廣東省文聯召開省文藝創作會議。會前,在吳南生的領導下,陳越平領導的省委宣傳部向中央打報告,要求恢復“文革”中被打倒的所有文學藝術團體、刊物、作品。中宣部遲遲復電:“由省委考慮決定”。廣東省委當機立斷,在這次會議上宣布恢復文聯及下屬各協會的活動,以及文學、電影、戲劇等文藝作品的出版、演出活動,恢復廣東畫院和粵劇、潮劇、漢劇、瓊劇等劇院。同年12月,廣東省文聯和劇協、音協、美協、舞協正式恢復活動,這在全國來說應該是最早的,《人民日報》專門為此發表了短評。廣東成為當時我國文藝界撥亂反正的前沿陣地,陳越平功不可沒。吳南生在回憶陳越平的文章中曾意味深長地回憶過這一段舊事。

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在廣東宣傳、文藝、新聞戰線上,許多人提出了三個“敢不敢”的問題。即敢不敢讓《羊城晚報》復刊;敢不敢重版《三家巷》、《苦斗》;敢不敢讓歐陽山把《一代風流》寫完。就是看省委敢不敢把思想解放落在實處。省委贊同《羊城晚報》復刊,并主張吳有恒擔任報社黨委書記和總編輯。陳越平等四次登門拜訪,并促成對吳有恒“地方主義分子”冤案下發了正式的平反文件,于是吳有恒同意接受委任。1980年《羊城晚報》復刊,很快得到群眾的喜愛,站在全國優秀晚報的前列。省委為歐陽山和他的小說平反,支持他在1981年出版了《一代風流》的第3卷《柳暗花明》。接著,第4卷《圣地》和第5卷《萬年春》陸續出版,在中國當代文學史上占有重要位置的宏篇巨著《一代風流》終于完成。

陳越平主張:要繁榮社會主義文藝,把創作搞上去,如果創作時間得不到保證,那就等于一句空話。對于專心致志搞創作的同志,要給予鼓勵和幫助。對業余作者試行創作假的制度。1980年,在省委宣傳部工作的劉斯奮開始創作《白門柳》,陳越平大力支持他,給他特殊政策,允許他不用每天上班,在家創作小說。劉斯奮安心創作《白門柳》,終獲第四屆茅盾文學獎。

改革開放之初,深圳是個經濟落后,文化貧乏的邊陲小鎮,文化設施處于癱瘓狀態。特區建立后,陳越平為了做好特區的宣傳思想文化工作,遵照省委的要求,把一批最優秀的宣傳骨干派到改革開放的第一線去,安排了不少宣傳文化戰線的骨干擔任深圳市委常委、宣傳部長、深圳特區報社長以及文化部門的領導等職務。李偉彥同志奉命調職深圳前,陳越平曾鼓勵他:“你大膽去工作,凡是符合改革開放精神的事情,省里一定支持、開綠燈。”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在深圳電臺、電視臺等文化設施的具體建設過程中,陳越平和省委宣傳部不時給予關心和幫助。在省市的共同努力下,圖書館、博物館、深圳特區報、電視臺、體育館、大劇院、科技館和新聞文化中心用了三年時間先后建成,一時被譽為深圳“八大文化設施”,名揚全國,成為深圳兩個文明一起抓的歷史見證。除了深圳,陳越平還經常深入珠海、汕頭經濟特區調查研究,與特區領導研究相關問題,排除各種干擾,認真總結和交流特區宣傳思想文化工作經驗。

打開國門之后,廣東率先出現了通俗音樂廳和群眾舞廳,社會上眾說紛紜。陳越平親自到歌廳、舞廳、音樂茶座視察,觀摩港臺電視節目、錄像和影片,主張采取寬容的態度,豐富了群眾的精神文化生活。全省城鄉很快形成了包括多種文娛項目、文娛用品和多種文化服務的文化市場,各種文化產業迅速發展起來,廣東一時成為流行文化的重心。

陳越平就是這樣身體力行,專心致志地去做好宣傳文化工作的!通過這次采訪,我們深刻體會到了他對黨的宣傳文化事業的堅定、執著和熱愛。

宁夏11选5开奖查询 江西时时彩走势图 pk10大了就输小了就赢 有多少人靠时时彩过日 快三怎么推算和值大小单双 后二稳赚霸主 快速时时计划 加拿大28pc预测app 可以建房间的炸金花app 玩快3大小单双的技巧 篮球比分直播足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