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11选5开奖查询|宁夏11选5近200期走势图
第三屆南路革命學術研討會——紀念粵桂邊縱隊成立70周年征稿啟事 中共廣東省委黨史研究室“小金庫”專項治理監督舉報電話:020-28865057
當前位置:學習教育>口述歷史
近訪1988年南沙海戰海上指揮員 陳偉文將軍:中國領土不容侵犯
時間:2018-06-01 來源: 作者:

六戰六捷的海上“常勝將軍”

談到自己的作戰經歷,陳偉文將軍沉思片刻,稍作斟酌后,用了“深感欣慰”四個字概括自己的感受,其實哪一次不是歷盡艱辛,哪一次不是死里回生?他對于歐美媒體稱譽其為海上“常勝將軍”的報道付諸一笑。

“我曾親身參加和指揮過六次海戰,前三次都是與國民黨海軍打的。我1961年6月從大連艦艇學院畢業后,被分配到‘揚州’號獵潛艇上當航海長,剛上船一年多就參加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戰斗,1962年11月29日,國民黨特務船‘協進8號’載著國民黨一個分隊的武裝特務,企圖在廣東臺山縣銅鼓嶺登陸搞破壞。我們在8級大風浪中追擊了19個小時,最終在上川島以東海區將其擊沉,抓獲26名俘虜。第二仗是一個星期以后,12月6日,在汕頭神泉灣海區,打沉國民黨‘祥順1號’特務偵察船,當時我們設下圈套,故意放他們上岸后,再打其母艦,打沉以后他們都回不去了,上岸的匪特全部被抓獲,共斃敵23名,抓獲俘虜6名,另外登陸的10名匪特也被陸上軍民全殲。第三仗是1964年7月12日,在海南島榆林東南海區,擊沉國民黨‘大金1號’和‘大金2號’兩艘特務運輸船,這兩艘船從臺灣高雄出發,到越南順化,找機會登陸反攻大陸,滲透進來搞破壞,后來因計劃有變,又從順化撤回去,得到這兩艘船要路過我們海區的情報后,我們按照‘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的戰術實施部署,很快擊沉了兩艘運輸船,擊斃敵人14名,抓獲俘虜60名,還繳獲了一批物資。值得一提的是,打第三仗的時候,美國海軍兩個航母編隊就在我們戰區外幾十海里,形勢十分緊張,但美國最終沒有插手。當時越南戰爭一觸即發,美國航母編隊已經開始出動。那個時候我們的裝備跟美國差距很大,但是我們的戰士很勇敢,現在我們海軍的裝備比以前進步得多,熟練地掌握這些武器裝備以后,打起來勝負很難說。

后面三次海戰是與越南打的。1974年1月19日的西沙海戰,我們的任務是運送并協助陸軍一個營收復已被南越軍隊占領的珊瑚、金銀、甘泉3個島。我們的8艘護衛艇過去從沒有去過這3個島,航道情況很復雜,我當時是大隊副參謀長,艦隊指派我負責擔任編隊導航。我當時在653號艇上,負責收復珊瑚島。西沙海戰擊斃敵人100余人,抓了49名南越俘虜,‘怒濤’號護衛艦被打沉,3艘驅逐艦遭重創逃走,收復了珊瑚、金銀、甘泉3島,繳獲武器一批,各種彈藥4200余發。

第五仗是1979年4月10日的中建島海戰。1979年對越自衛反擊戰中,海上只有這次戰斗。其時越南海軍力量較弱,不敢從海上進攻,我們的意圖是教訓一下越南,沒想將戰爭規模擴大,因此也沒有從海上對越南實施打擊。當時我任西沙水警區航保訓練科科長,1979年春節剛過,我率隊去中建島檢查守備隊戰備訓練情況,為了防止越南偷襲,島上在原有守備隊和‘紅旗086’地方船的基礎上,另配備了兩個陸軍高炮連、9521號登陸艇和‘南駁22’號泥駁船,我當時是副團職,職務最高,上級任命我為西沙前線指揮所指揮員兼臨時黨委書記,統管島上部隊的戰備工作。4月10號,越南201、203、205號軍用船搭載24人企圖搶占和破壞我中建島,我命令9521號和‘南駁22’號出海追擊,雙方都不是戰斗艦艇,航速差不多,泥駁船上還裝著泥,跑不快。中建島平均海拔2米,島上建有一座3層小樓,我在3樓頂上坐陣指揮,海面情況一目了然。靠近越南軍用船時,我們的戰士非常勇敢,跳將過去,很快把他們都控制住了。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追擊,最終俘虜越軍24人,捕獲3艘軍用船,繳獲沖鋒槍11支、機槍5挺、40火箭筒6具以及子彈4233發。

第六次海戰是1988年3月14日的南沙赤瓜礁海戰。這是我作戰生涯中最精彩的一次戰斗,也是最考驗我,最鍛煉我,最讓我矛盾,也給我最多榮譽,顧慮最多,擔子最重的一次戰斗……”。說到這里,陳將軍連用了幾個“最”字,這樣加重語氣的講述在整個采訪過程中是不多的。此時窗外的車聲依稀可聞,將軍站起身來關上窗子,以隔絕鬧市的喧囂。當他再次坐下來的時候,語速更加平緩,心緒卻時有起伏,很快將我們帶入了25年前那個悶熱的夏日,走近那片波濤洶涌的南沙海域。

速戰速決,完勝越軍的南沙赤瓜礁海戰

“1987年2月,來自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代表,出席了在法國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的第十四屆海洋委員會年會,與會代表一致通過了《全球平面聯測計劃》。該計劃要求在全球海平面建立統一編號的海洋觀測站,并要求各站定時將所測的海平面資料發往巴黎總部,經統一處理后,由各成員國共享。《聯測計劃》明確要求中國建立7個海洋觀測站,其中大陸沿海建5個,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各建一個,建于南沙群島的海洋觀測站編號為‘74’號。對于中國將在自己的領土上建站一事,與會代表包括越南、菲律賓和馬來西亞也投贊成票。

1987年5月和10月,我們兩次派艦船到南沙群島勘察選點。同年11月,74號站定點在永暑礁,并于12月完成設計,1988年2月開始施工。可是,就在我們選點、設計和開工期間,越南當局突然反悔,撤換了在海洋委員會上投贊成票的代表,指示其外交部發表聲明,‘要對中國在南沙群島建立74號海洋觀測站進行干預’,多次派艦船抵達我永暑礁周圍偵察和騷擾,其搶占永暑礁陰謀落空后,遂調兵遣將肆無忌憚地侵占了附近一些島礁。為遏制越南日益猖獗的搶礁行動,我海軍決定增兵南沙。此時南沙局勢十分緊張,隨時都有爆發戰爭的可能。

1988年2月的一天下午,天昏沉沉的,下著小雨,我當時任榆林基地參謀長,陪同南海艦隊劉喜中副司令員去琊瑯灣檢查部隊的戰備情況。首長坐在車里,閉目養神,神情嚴肅,沉默不語。過了良久,他終于說話了:‘參謀長,關于南沙軍事斗爭,中央首長有個講話,你看看吧’。我馬上掏出本子打算摘抄,劉副司令連忙制止,‘不要記,這是絕密,你看看就行了’。我接過來一看,口袋大小的筆記本總共記了6頁紙,寫得密密麻麻。我看得很仔細,特別把‘不主動惹事、不首先開槍、不示弱、不吃虧、不丟面子,如果敵人占領我島嶼,要強行將其趕走’的原則記住了,并立即歸納為‘五不一趕’的原則。看后,我的心像被重物撞擊了一下,很不舒服,感覺如同被五條無形的繩索捆住手腳,動彈不得。我覺得這個“五不一趕”原則不夠具體,不主動惹事我可以掌握,不首先開槍是軍委的命令我當然要服從,不示弱、不吃虧、不丟面子,沒有具體的措施,趕也沒有具體的辦法。我認為中央對南沙領土爭端是有所思考、有所準備的,但我認為準備不是很充足,很多具體措施跟不上。想到這里,我想將心中的困惑請示劉副司令員予以明確,劉副司令員沒再做解釋,他只是強調說:‘首長講話精神,一定要執行;至于如何正確執行,要根據戰場情況而定。’

2月22日下午,我率領502編隊(由502、503護衛艦組成)離開榆林基地,日夜兼程開赴南沙,很快與先前抵達的隸屬于南海艦隊的553編隊(由162號驅逐艦和553號、556號護衛艦組成)和隸屬于東海艦隊的510編隊(由510號、531號護衛艦組成)在南沙群島海域會合。按照上級指示,由我任海上編隊指揮員,553和510編隊負責從永暑礁到華陽礁海域的巡邏,保衛施工編隊的安全,502編隊在南薰礁附近海域巡邏,并視情況執行考察各礁和占礁的任務。

3月13日,我率領502艦在赤瓜礁海域巡邏,并派人上赤瓜礁勘察地形,隨即接到雷達報告,西北方向發現兩批目標:一批3艘向南航行,一批兩艘朝赤瓜礁方向駛來。我立即命令上礁人員返艦,艦艇起錨前去查明情況。經查,是越南HQ505登陸艦和HQ604運輸船。我們馬上向越艦逼過去,并對其喊話,‘這是中國領土,你們馬上離開!’敵艦并不理會,繼續航行,HQ505在鬼喊礁拋錨,HQ604繼續往赤瓜礁開來。這期間,我嚴格執行軍委的指示,不主動惹事,不首先開槍。到達赤瓜礁時,HQ604由于吃水很淺在礁盤邊上拋錨了,我們發現其甲板上有很多工兵在活動,一看就是來者不善,應該是預謀在明晨6點海水最低潮時搶礁。此時艦隊發來電報指示,HQ505要搶占鬼喊礁、HQ604要搶占赤瓜礁、另有HQ605要搶占7海里外的瓊礁,要求我們做好準備。我隨即命令王正利帶6名戰士連夜搶先登上赤瓜礁,并命令531艦和556艦前來支援。那天晚上風浪很大、夜色很黑,戰士們在雷達指引下用了近2個小時才登上赤瓜礁,在礁上制高點的一艘沉船上插上國旗,此時已經是14日凌晨1點多了。

3月14日早上6點,果然不出所料,越南兵開始登礁。與此同時,531艦和556艦也已趕來報到。我當即命令556艦警戒瓊礁方向,531艦則與502艦會合,全力保衛赤瓜礁。到7點30分,我方登礁人數有58人,越南有43人,他們也在礁上插了兩面越南國旗。在增兵的過程中,502艦的政委李楚群看到敵人舢板是用繩索拉上礁的,隨即帶領戰士接近到HQ604前拿刀將繩子砍斷,這個動作是很勇敢的,就在越南船面前砍,敵人一開槍他很可能就犧牲了。但是,越南兵看到這一幕也不敢開槍,他們知道我們的大艦就在旁邊,只要一開槍他們就完蛋了。雙方都是半身泡在海水里,槍口對槍口,迎面對峙。我下令:‘將越南兵趕下礁盤’!戰士杜祥厚將一個越南護旗兵打倒,拔掉插在礁盤上的越南國旗,一個越南兵突然舉槍向他瞄準,一旁的楊志亮情急之下,用手掩護。‘砰!’一聲槍響,楊志亮的左臂被射穿,此時是上午8點47分。幾乎同時,通信兵報告,‘敵人開槍了’,緊接著我聽到一陣斷續的槍聲——敵人已經開火了。我當即下令“還擊”!礁盤上雙方戰士進行了激烈交火,槍聲響徹大海。此時,越南HQ604船上的機槍也開始往礁盤上掃射,502艦的主炮早就瞄準HQ604,通信兵報告‘604開火了’,我立即命令‘還擊,把604打沉’!8分鐘不到,HQ604起火沉沒。與此同時,在瓊礁附近的556艦向我報告‘HQ605派出舢板登礁了’,我馬上命令556艦‘將占領瓊礁的605艦打沉’!HQ605被我艦炮火籠罩,重傷后沉沒。剩下的HQ505成了我3艘護衛艦的靶子,100多發炮彈打過去,HQ505上已是濃煙滾滾,不得不掛白旗向西逃竄,在鬼喊礁附近擱淺,燃燒了5天5夜。戰斗于9點55分結束。

這場海戰,我方無人陣亡,僅傷1人,艦艇無損。共擊沉、重創敵艦3艘,斃敵300多人,俘虜9人。最重要的是,此戰過后,我軍收復了東門、南薰、渚碧、赤瓜、奈羅、安達、牛東尼、瓊礁、鬼喊等9個島礁,填補了我國對南沙群島實際控制的空白點,使我海軍在南沙有了立足之地。

這次戰斗的一些情景,我現在回憶起來還有一種別樣的、甚至是憤怒的心情。越南海軍參戰的HQ505號登陸艦原是我國在1974年3月無償援助越南的,艦上的桌椅、儀器設備,甚至茶杯都赫然印有“中國人民海軍南海艦隊”字樣。此外,此次海戰中坐鎮越南河內指揮的黃友泰,曾是我在大連艦艇學院念書時的同學,是越南留學生隊隊長兼勞動黨支部書記,是我國培養的他,他也到南京指揮學院學習過,對我國的國情、軍情、海區、部隊裝備以及戰術特點都有所了解。他畢業的時候給母校寫過信,說很感激毛主席、感激中國共產黨、感謝母校,把中國稱為第二故鄉,表示永遠跟中國友好,希望后會有期。這封信是在南沙海戰打完以后大連艦艇學院寄給我的。我是1961年畢業,他是1962年畢業,他年紀比我大,按照中國的傳統我是師兄他是師弟,沒想到師兄弟30年后為了各自國家的利益在南沙打了一仗。這也說明國與國之間沒有永恒的敵人,也沒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民族利益,永恒的國家尊嚴!”

海戰結束后,陳偉文奉命率編隊返航榆林基地,碼頭上并未出現往日歡迎凱旋官兵的熱烈場面,當時他承受的壓力極大,圍繞此次海戰的海上指揮有否違背中央軍委所定原則等問題,上級機關從各種途徑對海戰的各個細節進行了深入細致的調查研究。半個月后,軍委終于下達了嘉獎令,壓在他心頭的重重烏云總算消散。1988年4月1日,時任中央軍委主席的鄧小平簽署(1988)軍字第5號令,通令嘉獎參加南沙赤瓜礁海戰的中國海軍部隊,全文如下:

“各軍區、各軍兵種、各總部、國防科工委、軍事科學院、國防大學:

三月十四日上午,越南海軍三艘艦船派出人員非法登上我南沙赤瓜礁,并首先向我守礁人員開槍。我海軍部隊被迫進行有限的自衛還擊。在這次戰斗中,我海軍參戰部隊堅決執行中央軍委指示,堅持自衛的原則,反應快速,作戰英勇,指揮得當,一舉擊沉越艦船一艘、重傷二艘,打擊了越南當局侵略擴張的氣焰,維護了祖國的尊嚴和領土主權,特予通令嘉獎。

主席鄧小平

一九八八年四月一日”

1988年9月1日,中央軍委破格授予陳偉文海軍少將軍銜。

烈士暮年,壯心不已:“中國領土不容侵犯”

1995年,陳偉文將軍從廣州艦艇學院副院長職位上退休,40年戎馬倥傯,40年守土護疆,精彩紛呈,輝煌閃耀,值得留戀、懷念和回味的東西實在太多。作為一名忠誠的軍人,他堅決服從軍委的決定,毅然告別軍營,移居鬧市,頤養晚年。他的晚年是幸福安謐的,他的心境如此恬淡平和,時常在感嘆當今生活的美好,“幸運”、“知足”是他用得最多的字眼。

“此生最為成功、最為欣慰的是,我有一個幸福美滿溫馨的家庭,有一個賢惠、漂亮、開朗、大方和善解人意的妻子,有兩個健康、自立、孝順的孩子,晚年又增添了一對聰明、活潑、可愛的小孫女,他們給我帶來無限的幸福和快樂。‘古來征戰幾人回’,我戎馬一生,風里來,浪里去,幾度拼殺南疆,都能凱旋,比起血染邊疆、為國捐軀、長眠荒島的戰友,我是個幸存者,還能活到今天算是幸運,知足了。

做人是需要有點精神的,如果一個人樹立了不為名利、不怕苦,不怕死,一心為革命,一心為人民的思想境界,就不會計較個人得失,不會為權錢所誘,就能做到榮辱不驚,去留隨意,聽其自然,知足常樂。在經歷幾十年的風風雨雨后,我還能順順利利地還鄉,還能自由自在地生活,還能平平靜靜地安度晚年,又是萬幸,知足了。”

陳將軍的書房10余平方米,一個大屏的平板電視置放在靠近窗戶的書臺上,特別醒目,這個現代“巨物”似乎和書房古樸的風格不太協調。將軍很快覺察到了我們的疑惑,指著電視機說:“我每天都要看中央臺的新聞,前段時間關心黃巖島,這段時間關注釣魚島。我多么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南沙能收復,祖國疆土能統一,我多么希望祖國有一支強大的、有威懾力的海軍艦隊,這樣太平洋就真正太平了!”原新華社海軍分社社長陸其明曾在1995年12月致將軍信中對其赤心報國的愛國情懷,作過這樣的描述,“我對您的了解,集中到一點,就是您有一股火熱的愛國之心,而這股火仍然在燃燒,似乎越燒越旺,人家想撲滅也撲滅不了。”是的,“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曹操的《龜雖壽》切合了將軍此時的心境。談到他熱愛、熟悉、拋灑了畢生熱血的南海海域當前出現的危機,陳將軍一掃追述往事時的平靜緩和,情緒顯得有些激動,感覺到滿腔熱血依然在他體內奔騰燃燒。

“當前南海問題的焦點是南沙問題。南沙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這是舉世公認的,就連越南、菲律賓在上世紀70年代以前也承認西沙、南沙是中國的領土。自上世紀70年代以后,南海附近海域發現了大量的油氣資源,號稱為‘第二個波斯灣’,當時越南、菲律賓等國為著本國利益,趁我國‘文化大革命’國內混亂、國力衰弱、無暇他顧之際,開始侵占我南沙島礁,目前,越南已侵占我們29個島礁,菲律賓侵占9個,并割去我國大片海域。他們伙同外國公司將南沙的石油源源不斷地輸送他國,令國人憂慮、焦急、痛心!這些國家還企圖拉攏美國等大國插手南沙,使問題更加復雜化。

南海,特別是南沙海域,對我國來說太重要了,其戰略位置、航運價值、經濟價值都是不可替代的。首先,從軍事上講,三亞距南沙的曾母暗沙有1600公里,如果我們收復了南沙,并有效控制和建設好南沙,我們的海防前線就可以向南推進1000多公里。在戰時,對及時發現敵人兵力兵器來襲,爭取一個較長的預警和準備時間,對爭取軍事主動及戰勝敵人意義重大。其次,目前我國商品出口的60%和石油進口的80%都要經過南海、南沙、馬六甲海峽這條航線,日本人將這條航線稱為他們的生命線,其實這條航線也是我們的生命線,如果我們收復了南沙,這對保證我國外貿運輸安全,保障國家經濟建設發展至關重要。第三,南海和南沙海域,蘊藏著極其豐富的油氣資源。初步探明,其石油的潛在儲量為787億噸,天然氣為33萬億立方米,如能及早而有效地去開發南沙的油氣資源,其意義不言而喻。

南沙是我們的領土,如今被人侵占,由于歷史的諸多原因,我們幾次錯失收復良機,現在不能再拖延了,越往后拖,局勢越復雜。孫子曰‘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我國是一個熱愛和平的社會主義國家,我們永不稱霸,不去侵略他國,不去強占別國的一寸土地,毛主席說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在南沙問題上,我們希望運用謀略、大智慧,利用政治、經濟、外交等各種手段,通過談判、對話能化解矛盾,避免沖突和對抗,此為上策。但歷史又多次證明,國與國之間的爭端,并不是都能通過政治和外交手段來解決的。若‘伐謀’‘伐交’不成,那就只好‘伐兵’了。南沙爭議的對方,如果沒有誠意,得寸進尺,我們為了祖國的利益,民族的尊嚴,該出手時就出手,且出重拳,敢打必勝,狠狠打擊侵略者的囂張氣焰,這就是‘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21世紀是海洋世紀,海洋之爭不可避免。中國領土不容侵犯,要想有效地保護海洋國土和海洋權益不被侵犯,我們一定要大力發展海軍,發展航母。去年9月,‘遼寧號’航母正式服役,未來我們還需組建完整的航母戰斗群,只要國力、軍力強大了,南海就安定了,太平洋就太平了!”

(執筆:羅素敏)

編者按:近年來,我國海域風波不斷,當前釣魚島事態由日本一手挑起,愈演愈烈,對中日兩國關系造成嚴重沖擊。“犯強漢者,雖遠必誅”,老祖宗的教誨,已化作中國人骨子里的血性和剛強。在領土和主權問題上,無論是中國政府、軍隊,還是同仇敵愾的中國人民,不可能有任何退讓;中國幅員遼闊,卻沒有一寸土地、一片領海是多余的,海上的風浪再大,中國人都要在風浪里打漁唱歌。最近本刊編輯部專訪了1988年南沙海戰海上編隊指揮員陳偉文將軍,他回憶了當年為了維護祖國領土完整、捍衛祖國尊嚴的南沙一戰,極其振奮人心,現將專訪刊載,以饗讀者。

25年前的中越南沙赤瓜礁海戰,至今仍被國人所樂道。1988年3月14日,中國海軍在南沙赤瓜礁海域痛殲越南侵略者,擊沉、重創敵艦3艘,斃、傷對方300余人,收復了附近9個島礁。南沙海戰的勝利讓所有炎黃子孫熱血沸騰,揚眉吐氣。為表彰參戰部隊,時任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親自簽署中共中央軍委嘉獎令,此次海戰得以永載青史,流芳千古,激勵后人。帶著這樣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2013年4月25日,我們來到廣州越秀山下的一幢半舊樓房,采訪了1988年南沙赤瓜礁海戰的海上編隊指揮員陳偉文將軍。陳將軍的住所簡樸雅致,書香滿屋,略顯逼窄的書房里,擺放著墨跡未干的書法作品,書架上整齊陳列著航海、軍事、文史類書籍。將軍氣度儒雅,質樸平易,給人賓至如歸之感。他用時而激昂時而平緩的語調向我們講述了當年的海戰以及他的傳奇人生。

“我非常熱愛這片藍色的海洋”

“1937年4月,日本帝國主義全面侵華前夕,我出生在廣東省臺山市都斛鎮白石鄉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童年時代養過豬,放過牛,躲日寇,吃野菜,生活艱辛苦不堪言,民族仇恨刻骨銘心。中學時代,我從歷史課上懂得,從鴉片戰爭、甲午戰爭到八國聯軍入侵,帝國主義100多年的侵華戰爭大多是從海上進攻的,中國自近代以來國弱民窮、有海無防,中華民族飽受外敵的蹂躪和屈辱。1956年,我以優異成績考上武漢大學生物系,其時因國防建設需要,我抱定了投筆從戎,獻身海軍的志向,毅然轉至海軍大連艦艇學院航海系學習。

1961年,我從大連艦艇學院畢業,和同期畢業的28位學員來到廣州石榴崗等待工作分配。一天,南海艦隊的一位干事來找我們談話,他如實地介紹了整個南海艦隊的情況后,說:‘按生活條件來說,最好的是廣州,其次是汕頭、湛江、海口,榆林就差些,同志們想去哪里,請談談自己的想法。’我第一個表示,愿意去條件最艱苦的榆林。我在榆林基地一干就是24年,對這片碧海藍天傾注了所有的青春和熱血。1977年西沙水警區成立時,我又愉快地登上了永興島,一干就是3年。我比較習慣海上的生活,有人問西沙苦不苦?怎么回答呢?西沙條件是差些,風大烈日曬,臺風多,缺淡水和蔬菜,比起榆林基地,特別是大城市來說是差些,但比起青藏高原的戰友來說又好得多了,不管條件再艱苦,它是祖國的領土,需要軍人去保衛,不是有首歌‘革命戰士最聽黨的話,哪里艱苦哪安家’嗎,為了祖國的安寧,人民的幸福,我愿‘騎馬挎槍走天涯’。1980年廣州艦艇學院組建之初,我奉命去學院開辟新的‘戰場’,直到1987年南沙局勢緊張,我又調到榆林基地任參謀長。”

“我的一生很簡單,就是‘院校——部隊——機關’的工作歷程,戎馬40載,與大海打交道很多,與海洋的感情很深。我非常熱愛這片藍色的海洋,非常熱愛為之奮斗終生的海軍事業,20多歲的時候,曾主動放棄去地方大學深造的機會;快30歲的時候,主動放棄了出國去駐外使館當武官的機會;40多歲的時候,又主動放棄了去中國遠洋公司香港分公司當總經理的機會,但至今我并不后悔,我覺得此生無愧于海軍事業!”在總結自己的人生經歷時,陳偉文將軍謙虛地說,語氣和神態中是滄桑過后的平靜,絢爛至極后的平淡,但平實的話語中飽含的對祖國赤誠之心,對海軍事業的熱愛之情卻清晰可見,震人心弦。他甚至未主動提及1988年被破格授予共和國海軍少將軍銜的輝煌經歷,也未描述所帶領的部隊曾兩次受到中央軍委通令嘉獎,榮獲個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集體二等功2次、三等功1次的卓越功勛。

宁夏11选5开奖查询 重庆时时彩有赢钱的吗 永信在线娱乐平台app pk10人工1期计划在线 恒峰娱乐 时时彩3把赢了200万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 北京pk拾赛车官网计划 内蒙古时时十一选五开奖 彩16时时彩安卓版下载 真钱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