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11选5开奖查询|宁夏11选5近200期走势图

紅四軍挺進東江90周年學術研討會征文通知 ?????????? 蘇區精神(廣東)研究中心2019年度研究課題招標公告 ??????????
當前位置:學習教育>史海鉤沉
行程二萬只等閑 三軍會師盡開顏
2016-10-19
來源:南方日報 作者:

8月中下旬的寧夏,已有初秋的味道。登上六盤山,海拔2000多米的高峰上涼風習習。采訪團在雨霧彌漫中進入六盤山長征紀念館,“天高云淡,望斷南飛雁。不到長城非好漢,屈指行程二萬……”熟悉的《清平樂·六盤山》朗誦聲響起,80年前紅軍翻越長征途中最后一座大山的一幕在腦海浮現。

六盤山綿延寧夏南部、甘肅東部,被譽為紅軍的“勝利山”。1935年10月7日,眼看離陜北根據地越來越近,中央紅軍(陜甘支隊)精神昂揚,快速翻山越嶺,經過青石咀一戰,跳出敵人的包圍,進入寧夏固原東山(今彭陽縣境內),后經甘肅鎮原、慶陽、環縣,順利到達陜北根據地。

1936年10月,紅軍三大主力先后在甘肅會寧和寧夏將臺堡會師,標志著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取得勝利。

●采寫:南方日報記者 湯凱鋒 攝影:南方日報記者 郭智軍 實習生 翁志鵬

重走

毛主席提前離開后

敵人的轟炸機來了

寧夏固原六盤山紅軍長征紀念館內的毛主席與阿訇馬德海座談雕像。

沿著S202省道前行,位于寧夏固原西吉縣的單家集,民族團結紀念碑矗立在廣場上,在夕陽下顯得莊嚴肅穆。不遠處,是單家集革命舊址——單家集陜義堂清真大寺。

走進陜義堂清真大寺,阿訇拜富貴滿面笑容地迎了出來。老人家今年已75歲,胡子花白,他的父親拜文海當年接待過長征途中的毛主席。如今,拜富貴也成了這段紅色歷史的義務講解員。

單家集是紅軍重要的駐扎地,紅軍曾三過此地。1935年8月15日,紅二十五軍領導程子華、吳煥先、徐海東率領3000多人途經單家集,在這里休整了3天。期間,紅軍堅守“三大禁令”“四項注意”,露宿村外不擾民,尊重回俗,買賣公平,被回族群眾盛贊為“仁義之師”。紅二十五軍軍領導拜訪了清真寺,贈送“回漢兄弟親如一家”的錦匾。

這為后續到來的紅軍打下了堅實的群眾基礎。這年10月5日,晚秋,天氣已然轉冷,中央紅軍陜甘支隊走出甘肅,來到單家集。“你們是紅軍嗎?”“是的,我們是路過的紅軍。”原本打算在場院露營的紅軍,受到回民的熱情接待,“紅軍回民是一家人,馬上進村住,這地方夜里冷哪!”一位老大爺拉著紅軍的手,執意不肯讓紅軍睡在外面。

紅軍一進村就來到清真寺,和阿訇馬德海進行了交談,講解共產黨和紅軍尊重回族人民的風俗習慣,保護清真寺、主張民族平等政策。阿訇和當地群眾聽聞后十分感動,用當地最為豐盛的“九碗席”招待了毛澤東。

拜富貴熱情地帶記者進入清真寺,在一個明亮的廂房里,毛主席與阿訇座談的雕像栩栩如生。那一晚,毛主席和馬德海進行了長談。毛主席盤腿坐在土炕上,一邊喝著蓋碗茶,一邊向馬德海宣傳黨的民族宗教政策。馬德海翻開《古蘭經》向毛澤東介紹回族信仰,兩人談得十分投機,清真寺內不時傳出爽朗開懷的笑聲。這就是被廣為流傳的“單家集夜話”。

“當天晚上,毛主席就住在我們回族農民家里。”拜富貴一邊說,一邊帶記者走到了毛主席住過的老廂房,“聽說主席睡不慣北方的土炕,我父親馬上就卸下一塊門板,給主席墊在炕上。”

走出老廂房,房門處,20多處彈痕依舊清晰。“這是國民黨飛機轟炸后殘留下來的。”拜富貴說,次日早晨,毛主席改變原定計劃,提前離開,前往六盤山。2個小時后,國民黨的飛機就對單家集進行狂轟濫炸,清真古寺的廂房門墻,因此彈痕累累。“好在紅軍走得快、毛主席走得快,才沒有受到傷害。”

單家集也是紅色政權的建立地。1936年紅軍西征時,紅一方面軍第三次經過單家集,在清真寺邊上駐扎了整整42天,并幫助當地群眾建立了蘇維埃政府,組建了120多人的游擊隊,這是西吉縣境內建立的第一個紅色政權。

20多年來,拜富貴一直留在陜義堂,住在老廂房旁邊的臥房。他每天都打掃院子、擦拭桌子,精心守護著毛主席曾經住過一宿的這間房子。在擔任清真寺管委會主任的同時,拜富貴也從事講解員的工作,義務為來訪的客人講述當年那段革命故事,傳播紅色精神。

翻越六盤山再突圍

中央紅軍抵達陜北

“天高云淡,望斷南飛雁。不到長城非好漢,屈指行程二萬。六盤山上高峰,紅旗漫卷西風。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

登上六盤山主峰,一首耳熟能詳的《清平樂·六盤山》,早已成為這座大山的紅色記號,這是當年紅軍翻越此山的最好見證。

六盤山,海拔2928米,由此向南,逶迤240余公里,為陜北和隴中西高原界山,渭河和涇河分水嶺。舊時山路曲折盤旋,六重始達山頂,故此得名。

1935年10月7日,離開單家集后,敵軍部隊已包抄而來,企圖阻止紅軍翻越六盤山。毛澤東率領的中央紅軍陜甘支隊處境危險。盡快翻越大山,跳出敵人的包圍,是紅軍北上的唯一出路。時值深秋,雖然天氣寒冷,但眼看翻過大山后,就快到達陜北,紅軍仍士氣高昂。

據位于六盤山西麓的隆德縣委黨史辦相關負責人介紹,在越過一道山梁之后,毛澤東習慣地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摘下帽子,自然地伸開雙腿,一邊休息,一邊眺望著遠方,高興地說:“這里可觀三省,快到陜北了!”毛澤東然后慢慢站起來又說:“你們看,現在天高云淡,大雁南飛,景色多好啊!”說著,他注目凝神,在此構思了氣壯山河的著名詞篇《清平樂·六盤山》。

如今,漫步在六盤山紅軍長征舊址景區,可通過紅軍小道、紀念館、紀念碑、紀念廣場、紀念亭、吟詩臺六部分展區,細細回味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的歷程,感受紅軍“不到長城非好漢”的英雄氣概,以及紅軍翻越六盤山時的喜悅和自信。

在六盤山下,有條自北向南流淌的小河,名叫青石河,因青石嘴戰斗而聞名的青石嘴鎮就坐落在青石河岸邊。

紅軍翻越六盤山當天,敵軍已布置好包圍圈,且西(安)蘭(州)公路在六盤山東麓和尚鋪與平(涼)銀(川)公路相接,敵人調動非常便利,紅軍要東進陜北,必須穿過平銀公路。危急關頭,毛澤東決定從敵人兵力比較薄弱的青石嘴一帶突破包圍,穿越平銀公路,直插六盤山東邊的涇源陽清村。

雖然敵軍占據有利地形,但紅軍趁敵人不備,突襲成功,繳獲了100多匹戰馬及10多車物資,后利用繳獲的物資裝備了1個騎兵偵察連。“青石嘴一戰,打破了敵人的包圍,紅軍順利進入陜北落腳點。”六盤山紅軍長征紀念館工作人員說。

迫于敵情改換地點

兩主力將臺堡會師

寧夏固原西吉縣將臺堡紅軍會師紀念園中建有會師紀念碑。

離開單家集向北行,穿過興隆鎮,一座“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將臺堡會師紀念碑”屹立在眼前,在藍天白云下,顯得格外雄壯。

紀念碑于1996年10月在紀念長征勝利60周年之際修建,坐落在將臺堡內東側,碑高22.5米,頂部雕有三尊紅軍頭像,象征紅軍三大主力會師,碑身下部有8組代表中國革命勝利的浮雕圖案。

今年7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到寧夏回族自治區考察,專程來到將臺堡,向紅軍長征會師紀念碑敬獻花籃并參觀三軍會師紀念館,發表“緬懷先烈、不忘初心,走新的長征路”“我們這一代人要走好我們這一代人的長征路”等重要講話。

將臺堡,位于距離西吉縣縣城20公里處的葫蘆河東岸,戰國秦長城在這里向東轉折,古代稱西瓦亭,為軍事要塞。據新編《西吉縣志》記載:此城最早筑于秦昭襄王時期,其后歷代都有所修建。現存的土堡東西長70米,南北寬68米,堡墻高10米。

登上城墻眺望,整個興隆鎮盡收眼底。這是紅一方面軍與紅二方面軍的會師地,也是紅軍長征最后的會師地。

1936年5月,紅一方面軍東征勝利回師陜北后,中共中央審時度勢,作出三大主力紅軍會師的戰略決策。中旬,紅一方面軍改編為西方野戰軍,由彭德懷任司令員兼政委,揮師西征,迎接紅二、四方面軍北上。

這年7月初,紅二、四方面軍在甘孜會師后并肩北上,向西方野戰軍靠攏。10月,紅一、四方面軍在會寧會師。而紅二方面軍因受自然、敵情等因素影響,未按原計劃到達會寧會師,仍在北上尋找會師機會。

10月21日,紅二方面軍進入西吉縣境,紅二方面軍總指揮賀龍、政委任弼時、副政委關向應和隨紅二方面軍行動的原紅軍參謀長劉伯承,在平峰鎮與紅一方面軍一軍團代理軍團長左權、政委聶榮臻、政治部副主任鄧小平等會面。22日,紅二方面軍總指揮部及紅二軍團與紅一方面軍領導和所部第二師在將臺堡會師,兩軍首長和會師部隊在將臺堡東側的廣場進行了盛大的聯歡。

“將臺堡會師,是紅軍三大主力會師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它與甘肅會寧會師有機聯系在一起,標志著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紅軍長征取得勝利。”西吉縣文化館館長劉成才告訴記者。

■檔案

時間:1935年8月至10月、1936年5月至10月

地點:寧夏固原單家集、將臺堡、六盤山,同心等地

事件:1935年10月,中央紅軍(陜甘支隊)在甘肅激戰后,進入寧夏境內。1936年10月22日,紅二方面軍與紅一方面軍在將臺堡會師,加上此前的甘肅會寧會師,標志著紅軍長征取得勝利。

■紀事

甘寧兩地秦長城見證紅軍“好漢”

喬德雄向記者講述爺爺接待長征途中毛主席的故事。

8月,寧夏的土地上,向日葵花開,玉米飄清香。站在彭陽縣城陽鄉長城塬村一條隆起的土坡上,坡高度不一,斷斷續續,延綿數公里。

“這就是秦長城遺址的一部分。”彭陽縣史志辦主任祁悅章告訴記者,當年中央紅軍長征時曾路過此地,并在秦長城上露宿。

寧夏自古就是中原政權北部邊防前線,素有“關中屏障,自隴咽喉”之稱,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從戰國時期開始,歷代封建王朝幾乎都在寧夏構筑過長城。至今,西吉縣、固原縣、彭陽縣等依然保存有秦長城遺址。

1935年10月,毛澤東在翻越六盤山后,留下《清平樂·六盤山》的經典詩詞。其中,“不到長城非好漢”一句,大氣磅礴,內涵豐富,激勵著一代又一代人奮進,不少人將此“長城”與北京的長城相聯系。而祁悅章告訴記者,根據研究,詞中的“長城”除了泛指的含義外,應是特指固原境內的秦長城。

1936年10月5日,毛澤東率領陜甘支隊沿葫蘆河東岸經將臺堡、馬蓮一帶東進,當晚宿營單家集,10月6日晚夜宿張易堡,10月8日宿營喬渠。10月9日,紅軍右路軍沿長城折向東北與左路軍匯合于孟家原,后又折向東南進入甘肅,這條行軍路線與由西吉到甘肅的秦長城的走向完全吻合。

“當年土窯不夠住,紅軍就沿著秦長城露宿。”長城塬村喬家渠小組村民喬德雄告訴記者。喬德雄今年71歲,他爺爺喬生魁曾接待過毛主席等紅軍首長。“我家的窯洞大,當時住了4位紅軍首長。”喬德雄介紹,他的長輩曾說,當天傍晚,家人一開始不知道是紅軍,十分害怕,他6歲的姑姑還藏進了桌底。在紅軍耐心的解釋下,家人打消了疑慮,做了羊肉湯、燕麥饃饃等給紅軍吃。

如今,在村里的中央紅軍宿營地舊址,喬德雄佩戴著“為人民服務”的徽章,擔當起義務講解員的角色。

■手記

緬懷先烈 不忘初心

重走長征路進入寧夏境內,每到一處,每當提起長征,回族群眾均對紅軍充滿敬意。每一個贊許的背后,都包含著回族的祖輩們與紅軍相依相存的故事。在同心縣采訪時,記者了解到,在斯諾所著的《西行漫記》一書中,封面那位吹號角小紅軍的照片《抗戰之聲》,其實就是在同心拍攝的。紅軍小號手叫謝立全,當年才19歲,在當時算是經過長征的“老紅軍”了。

新中國成立后,謝立全被授予少將軍銜,曾任海軍指揮學院院長。1972年2月,斯諾因患癌癥病逝,《人民畫報》刊發毛主席為悼念斯諾發的唁電,并為了懷念這位中國人民的忠實朋友,用了四個整版做紀念報道,配發了斯諾拍攝的不少照片,其中就有《抗戰之聲》。謝立全看到了這張照片,寫信告訴妻子這是當年西征在豫旺時,斯諾給自己拍的。他還嚴肅地告誡家人,不要張揚,不要炫耀。

“老紅軍的作風催人奮進!”為了收集更多有關紅軍長征的材料,同心縣革命老區建設促進會會長楊文元曾專門到美國斯諾的家鄉,尋找斯諾的后人,做好搶救性的研究工作。隨著研究的深入,他越發被革命先輩的事跡深深感動。“紅軍長征遇到的困難,遠不止爬雪山、過草地……但不管條件多艱苦,他們執行黨的政策,不折不扣、令行禁止,這就是紅軍為什么能取得最后勝利的重要法寶。”楊文元感慨地說。

對作風的堅持,對紀律的堅守,在很大程度上,源于紅軍對“初心”的銘記。在采訪中記者注意到,如今已近晚年的老紅軍們依然保持著艱苦樸素的作風,他們以實際行動告訴后人,無論時代如何變化發展,唯有不忘初心,方能走好我們這一代人的長征路。

統籌:梅志清 孫國英 嚴 亮 執行:洪奕宜 劉江濤 徐 林

(責編:楊建輝 李杰)


 

宁夏11选5开奖查询 万达娱乐 注册平台 胆大的生肖有哪些 北京pk10精准计划qq群 pceggs稳赚投注法 领航时时彩计划软件 时时彩后二组选复式 捕鱼达人2内购破解版安卓版 彩票快3选大小单双技巧 三公怎么玩法介绍 博百万娱乐靠谱吗